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湖山游侠的个人主页

登山观海——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于共和国成立初期,成长于十年“文革”动乱时期。踏上人生旅途后,在川西平原务过农,在青藏高原支过工,在中印边境站过岗。尔后又读过大学、教过高中、当过编辑。以上阅历貌似丰富多彩,实则蜻蜓点水,毫无建树。惟有在党、政、群机关工作三十余年,撰写过数以千万字的文稿,但署上自己小名的作品所剩无几。现为退休公务人员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-散文对联】怀 念 母 亲  

2012-02-23 10:10:12|  分类: 原创-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怀  念  母  亲

 文  /  湖山游侠

 

龙年的脚步声由远及近,眼看就是母亲84岁生日了。可是没能等到这一天,母亲走了,永远地离开了人世,离开了我们,离开了她情同家人的邻里乡亲。

母亲生于1928年农历二月初二,龙年龙抬头的日子。要是降临在大户人家,或许可以称作“龙女”,可她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庄户人家,就只能叫做“农女”了。

母亲是一个平凡的农村妇女,兴许是属相中奔跑着一个“龙”字吧,她平凡的一生中又有些不平凡的地方。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至七十年代末,她长期担任村、初级农业生产合作社、高级社下属管区和生产大队妇女主任,经常受到各级党政群机关单位的表彰,其中1960年6月1日还被全国总工会、全国妇联、团中央和中国人民保卫儿童全国委员会授予“先进儿童工作者”称号。当年,母亲带着妹妹和弟弟住在生产大队幼儿园,由于快要生我小妹,没能去北京参加颁奖大会。我在小学念书,每晚跟父亲住在家里,一天三顿都在生产队公共食堂吃饭,也不知道这件事。直到2008年春节期间,大妹为庆祝母亲80大寿而给她收拾屋子,才在一个老柜子的抽屉下面发现了那张存放近50年因受潮几成碎片的奖状。

1961年春夏之交,朱德委员长和夫人康克清视察我家所在地,父亲陪同朱委员长参观了队里的生产,母亲陪同康克清同志考察了大队幼儿园。当年我对朱总司令的大名如雷贯耳,对康克清同志的姓名和职务一无所知,也不知道母亲曾被评为全国先进儿童工作者,就一直以为母亲沾了父亲的光。父亲是省、市劳动模范,领导的生产队在三年困难时期年年被中共成都市委、市人民政府授予先进集体称号,我想肯定是市里推荐朱总司令视察我们生产队,朱总司令夫人才顺便参观了大队幼儿园。现在看来,也可能是时任全国妇联第一副主席的康克清,想亲眼看看我母亲领导的乡村幼儿园,才建议朱总司令一起视察这个大队,没成想我父亲也是个劳模,朱总司令就参观了我们生产队。

母亲的一生也不总是一帆风顺,也经历过一些风风雨雨、坡坡坎坎。1963年秋“四清”运动开始后,母亲和父亲双双被解除职务,跟“地富反坏”一起被批斗。1964年底又“官”复原职。1966年 “文革”初期,因为母亲在当地农村也算个知名的“先进模范”人物,就被“秋收起义战斗军”拉入阵营。后来,“秋收起义战斗军”被“贫下中农造反兵团”打垮,好在母亲只是挂名没参加派别活动,因此只是被闲赋在家,没受到游街批斗。1968年12月,“文革”初期的混乱局面平息了,母亲再次“官”复原职担任生产大队妇女主任。有位农民作家据此撰写了一篇通讯《“半边天”勇挑重担》,发表在当月29日《新成都报》(原市委机关报《成都日报》)头版头条。

母亲的这段经历,当年我多数时间在城里上学,只看见片鳞半爪,很多内情并不知晓。

1971年7月,我在西藏部队戍边期间,一位同乡战友提干后回家探亲,我托他去看望我父母。返回部队后,战友对我母亲赞不绝口,称我母亲是全公社最优秀的两名女干部之一。他从小就崇拜邻居家的公社妇女主任,认为这位女干部做事干练泼辣,能说会道,想不到我母亲也毫不逊色。他从公社妇女主任的口中了解到我母亲的许多事情,他说:“四清”中你父亲能够尽快解脱出来,还多亏了你母亲,就连“四清”工作组长也私下赞叹你母亲那超强的记忆力和令人折服的申辩能力。

1980年代中期,我在基层从事文化行政工作期间,先后认识成都市文化局的两名女处长,其中一位1959年在我们生产大队体验生活搞创作,一位1964年在我们大队搞“四清”。谈到我母亲时,她们异口同声夸赞说:“你母亲真能干!要是有文化,没人比!”她们这番话当然有一些溢美的成分,可是离开我家所在地已经二十余年,居然还能一口说出我母亲的姓名,由此可见我母亲在她们心目中还是留下了很深的印象。

改革开放后,母亲由于年龄关系不再担任村(当时还叫生产大队)妇女主任。50多岁的农村老太太,儿女均已成家立业,那就安心待在家里享享清福吧。可没过几年,她却弄来张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,开办了一个小饭馆,为周边民营企业的外来工服务。妹妹、弟弟们都说,母亲哪里是在做生意,分明是在办慈善、搞救济。她见一些外来民工家庭比较困难,时不时暗中打折扣,变着花样少收钱,甚至不收钱。她聘请的两名小工,看上去就像老板,母亲倒像个被聘请的采购员。

父亲深知母亲的性格,劝也没用,也就由她去干吧。妹妹弟弟们都很心疼母亲,可又劝不动母亲,知道母亲平时很尊重我的意见,都一齐来找我,希望我劝劝母亲别干了。我找母亲说过多次,现在全家经济条件好多了,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吧,好日子还在后面呢!母亲总是笑笑,说她现在还能动,就当是锻炼锻炼身体吧!我也无可奈何。

1990年父亲临终前一个月,儿孙辈都常常围坐在病床前陪父亲聊天,母亲也丢不下她的饭馆,总是在病房中待一会儿就走。母亲前脚一走,妹妹们就开始议论起来,父亲总会制止她们:“你们别老是责怪妈,她这一生够辛苦的,一点儿不自私!”父亲太了解母亲了,母亲不是一个传统的贤妻良母,而是一个现代的执业女性,喜欢为大伙儿谋福利,她于公于私都极有责任感。

跨入新世纪,城市扩容,村里的土地变成了繁华的大街和林立的商厦,70多岁的母亲也“农转非”变为城市户口,有了社保、医保和退休工资。可她却像个佘老太君,整天骑着她那心爱的小三轮东奔西跑,在花卉市场和住宅小区间转悠,摇身一变又成了个“卖花姑婆”。

我一直以为母亲这样常年在外奔忙,她所在小区的邻居们一定会误解我们,认为我们做儿女的不赡养老人。母亲去世了,邻居们都来吊唁她,既有比她年长的老邻居、老乡亲,也有很多推着婴儿车称呼她老奶奶的年轻人,还有从外地赶来的她10多年前先后聘请的几名小工。我儿时的一个伙伴,跑过来拍着我肩头说:“你妈就像一辆始终高速行驶的汽车,很难停下来。一旦停下来,她的生命也就到达终点了。” 可不是吗?要不是她多年来一直不听我们的劝告而遭遇那场车祸,要不是前年那场车祸使她行动不便,她一定还会骑着那辆小三轮早出晚归,一定还会骑着那辆小三轮天天东奔西跑,一直跑到90岁、100岁……

哎!我那倔强的母亲,习惯在外奔波的母亲,九牛二虎也拉不回家的老母亲,父亲平生为此伤透了脑筋,父亲走后又让我感到头疼,感到心疼!

 

2012年2月23日农历二月初二         

 

 

 

 

附件一:母亲1960年6月1日荣获的奖状

      2008年春节期间,母亲80岁生日前夕,我们偶然发现这张奖状,几成碎片,有些地方连碎片也找不见了。

      母亲原名“施奉群”,在家族中是“奉”字辈,我舅舅就叫“施奉禄”。可是1953年全国第一次人口普查中,登记人员想当然地写成“施凤群”。后来,人们习惯将女性名字的“群”字写成“琼”,我母亲又成了“施凤琼”。可她的户口本上一直写着“施凤群”。

      我最喜欢母亲的本名“施奉群”,她一生乐善好“施”,讲求“奉”献,心系“群”众。

 

【原创-散文】怀 念 母 亲 - 湖山游侠 - 湖山游侠的个人主页

 

 

附件二:老作家王火先生审阅我《怀念母亲》初稿后的回信

      王老今年高龄88岁,他用老花镜加上高倍放大镜写成此信,实在令人感动。王老其人其事,详见我2008年6月日志《防震中走来矍铄的文学老人》。http://zty1113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13369539200852511512817/

 

【原创-散文/对联】怀 念 母 亲 - 湖山游侠 - 湖山游侠的个人主页

 

 

附件三:我为身边3位过世的老母亲撰写的挽联

     近5年来,我身边有3位熟识的老母亲相继西去,我先后给这3位可亲可敬的老母亲写了挽联:

      1.挽岳母大人:培桃育李殚精竭虑川大一代才女;相夫教子呕心沥血家族旷世楷模。我的岳母是一位大家闺秀,1944年秋考入国立四川大学物理系,毕业后留校任教,是一位平凡的大学老师。可她热爱教学,热爱家庭,在努力为国家培养人才的同时,还协助岳父将几个子女培养成为国内各自领域的拔尖人才。
      2.挽凌老夫人:一缕凤魂翩翩起舞还天国;万般母爱熠熠生辉照后世。我的老邻居凌老夫人(王火先生的老伴)是一位辛亥革命元戎的女儿,大学毕业,解放前夕随家人去了台湾。可她忠于爱情,热爱故乡,1950年代初期只身辗转香港,历尽千难万险又回到大陆,留下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神话。凌老夫人也是一位优秀的人民教师,被王老誉为他文学创作的“大后方”。
      3.挽母亲大人:无依无靠平凡农女;自立自强多彩人生。我的母亲是一位平凡的农村妇女,可她热爱劳动,关心他人,一生为大伙儿办事。我母亲没有特别的家庭背景,完全凭着自己的努力获得不俗的荣誉和口碑。

      这3位母亲都出生于1920年代,其家庭背景、文化知识和性格特征各不相同,但她们的一生都有闪光点,都为中华民族的伟大母亲形象增添了精彩的一笔。

 

 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71)| 评论(63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