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湖山游侠的个人主页

登山观海——登山则情满于山,观海则意溢于海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出生于共和国成立初期,成长于十年“文革”动乱时期。踏上人生旅途后,在川西平原务过农,在青藏高原支过工,在中印边境站过岗。尔后又读过大学、教过高中、当过编辑。以上阅历貌似丰富多彩,实则蜻蜓点水,毫无建树。惟有在党、政、群机关工作三十余年,撰写过数以千万字的文稿,但署上自己小名的作品所剩无几。现为退休公务人员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-散文报告文学】24年前我的一篇报告文学写作经过  

2008-12-20 21:55:17|  分类: 原创-散文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 

——谨以此文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

 

    不知不觉我国改革开放已经30年了。这30年中国城乡的变化实在惊人。

    现在人们要是评价某某是个“万元户”,某某一定认为你在嘲讽他,即使是城市下岗工人或农村困难户,谁家里的财产不值个三万五万的?可在24年前,家里有上万元存款的家庭,那可是令人刮目相看的“大户人家”啊!

    24年前我在成都某区机关工作时,区委把各部门的笔杆子和全区的省作协会员们召集在一起,每人负责去采写一个“万元户”或“专业户”,准备出版一个反映农村“两户”的报告文学集。分配给我的任务是去东郊采写一个女商贩。

    这个女商贩所在的乡在全省非常有名,乡镇企业总产值和农民家庭总收入在随后的10多年间一直是全省第一名,周边许多国字号大型企业职工的收入也不能跟这些农民比。当地农民的口头禅是:“摆个烟摊,超过县官;办个工厂,超过省长;全家做生意,超过总书记。”

    这个女商贩在该乡不算最冒尖的那批人,可她的思想人品、创业经历和精神,却具有典型性。区委宣传部长在给我介绍女商贩情况时特意说明这一点,我在采访过程中也深深地体会到这一点。

    我先后去过她家三次。前两次去采访,她都不在家,走南闯北采购货物去了,只好找她丈夫了解情况。他丈夫是附近一家工厂的工人,非常健谈。第三次去是将初稿给她丈夫征求意见,没成想这次她却在家。我跟她也没说上一会儿的话,需要采访的各个方面内容和细节,我在她丈夫那里已经翻了个底朝天。因此,当她丈夫看完我的初稿表示没有意见后,我就告辞了。

    这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村中年妇女,当时也就34岁。用她丈夫的话说,她其实并不是一块做生意的料,实在是迫于无奈才走上经商这条路。可她为人诚实,做事执着,讲信誉,舍得吃亏,结果她在生意场上很有人缘,越做越大,后来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
    现在成都火车北站旁边的荷花池百货市场,其规模在中国西部可能找不到第二家。凡是到成都做过百货生意的外省人,或许没有一个不知道荷花池百货市场的。成都城区的两三百万男女老少中,不知道荷花池百货市场的可能就没几个人了。可当年那里不过是一个农贸市场而已,第一个在那里卖百货的商贩,就是我24年前那篇报告文学中的主人公——马怀蓉。

 

 

 

 附:1984年5月本人的旧作

 

农贸市场上的女商贩

 

    成都火车北站农贸市场上,有这么一位年轻女商贩——市场管理委员会动员大家购买国库券,别人还在考虑,她就冲口而出:“这次我再买五十元!”市场税收评议委员会让大家先自报缴税数额,其他人你看着我,我望着他,又是她首先表态:“这个月我缴一百元!”
    这位女商贩叫马怀蓉,家住成都东郊XX乡八里庄村一组,现年三十四岁。全家四口人,丈夫在附近一家工厂工作,两个孩子在小学念书,她一人在外做生意。
    马怀蓉走上做生意的道路,从历史发展的角度说,有其必然性,但从个人生活经历来看,也有其偶然性。

 

(一)

    一九八一年春天,马怀蓉所在的乡水泥预制板厂倒闭了。乡企业办公室给工厂职工每月发二十元生活费,让大家回去听候分配。不久,她接到通知,到乡砖厂报到。听了工作安排,她简直惊呆了:整天挑土担砖,一百多斤的担子压在肩上,我这样的身体怎么吃得消!她凭着自己是乡业余学校首届财会班的“状元”这个金字招牌,找到乡企办,要求调换一个适合的工作。企办领导感到很为难,便劝她说:“现在待安排的人还很多,你能到砖厂上班已经不错了,还是去吧!”
    由于身体实在吃不消,她终于没去砖厂上班,回到生产队,希望能分一份地种。谁知生产队长也感到很为难:“你到乡企业已经好几年,现在队上人多田少,耕地全部分下户种了,你看咋办?”当然,队长还是答应秋后再进行调剂。
    为了解决眼前的生计问题,她跟丈夫商量后,决定去做生意。桃子成熟的时候,她去卖桃子。西瓜上市的时候,她代销西瓜。市场上有种塑料泡沫垫巾,一时很畅销,她又赶紧去揽生意。有时,她也带点四川的竹制品到甘肃、陕西去卖,然后捎些当归之类的土特产回成都。做了一年的小买卖,手头也积攒下一些本钱。
    一天,她在火车北站卖东西时,发现一位外省人卖的素色尼龙袜很便宜,不少群众围着选购。经过协商,那位外省人以单价九毛卖了一百双给她。她到农村走乡串户地卖,半天时间就赚了四块多。
    第二天,她早早地赶到火车北站,希望能再找到那位外省人。她终于发现了,正待上前打招呼,这时却出现了一个奇迹——
    “爷爷,你看,这是咱们狄村的袜子。”
    马怀蓉循声转过头去,看见一个戴红领巾的小女孩,正拿起一双外省人的袜子,指着商标给她爷爷看。马怀蓉一下明白是怎么回事,三步并两步跨到老人身边,恭恭敬敬地问:“老爷爷,您是从山西来的吗?”老人上下打量了她一下,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    “是这样的”,她撒了一个谎说:“我们生产队开了一个百货商店,社员们很喜欢你们山西生产的这种袜子,我想跟您打听一下这方面的事。”
    老人很感兴趣地点了点头,便向她介绍起来。原来老人家住山西省新绛县农村,有一个儿子在四川某部当连长,这次趁学校放寒假,带着小孙女到四川看望她爸爸。老人住家所在地,是一个织袜专业村,农闲时家家户户都从事尼龙袜生产,但销售却很困难。因此,当马怀蓉向他提出购货的事时,老人爽快地留下了详细地址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 
    三月的成都,天气渐渐暖和。临行前,马怀蓉到市场去采购了十多个竹篮,打算带到山西去卖。
    列车到达广元站时,下的人不少,上的人更多,车厢过道上挤满了旅客,连个插脚的地方也找不到。马怀蓉坐在靠过道的一个座位上,旁边站着两个热汗涔涔的男青年,靠她身边的是一个戴眼镜的显得有些文静的小伙子,不时用手巾擦脸上的汗水。连她自己也说不清楚,究竟是出于同情呢,还是其它什么考虑,她轻轻地往里挪了挪身体,腾出一小片空间来。戴眼镜的小伙子转过身来,感激地冲她点了点头,边坐下来边问:
    “大姐,您到哪儿下?”
    “石家庄。”
    “是出差的吧?”
    “不!去走亲戚。”
    眼镜还想问点什么,见马怀蓉有些爱理不理的样子,便回过头去跟同伴交谈起来。
    夜深了,旅客们大多进入了梦乡,马怀蓉也感到有些倦意,便侧身伏在茶几上打起盹来。朦胧中,她觉得有个什么东西碰了一下她的身体,一下直起身来,右手下意识地往身后摸了摸。钱啊钱,一年来省吃俭用,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一千多块钱,就缝在内裤上,要是丢了,该怎么办哪!当她检查到钱都在身上时,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。
    她再也睡不着了,抬起头来朝周围扫了一服,人们都睡着了。当她把目光停在眼镜身上时,不禁产生了一种戒备之心。眼镜脸朝过道,侧身靠在座位的靠背上,乍一看仿佛是睡着了,但手和脚放得很不自然,特别是左手,正放在她身边的座位上。他的那个同伙,此时蹲在过道座位边抽着烟,显得有些心神不定,不时将目光向马怀蓉斜扫过来。
    为了谨慎起见,马怀蓉决定先在西安下车,借卖竹篮抛下这两个人,然后改乘第二趟车去山西。可是,当她走出车站时,回头一望,那两个小伙子也下了车。她吓出一身冷汗,提着竹篮直往人多的大街走。
    当她廉价处理完竹篮正打算去找旅馆时.迎面又碰上了那两个人。
    “大姐,这么快就卖完哪?”
    “还没卖,放在一个亲戚家了。”
    “您现在上哪儿去呢?”
    “到商店去买点东西。”
    为了阻止对方再进行试探性盘问,马怀蓉反问了一句:“你们在西安就不走了吗?”话刚出口,她又觉得不该这样问。究竟后来又说了些什么话,是怎样把那两个人打发走的,连她自己也记不清楚了。
    她沿着人多的大街走啊走,好不容易找到一个派出所,一下子扑了进去。
    “同志,请帮帮忙嘛!”
    “什么事?”值班民警吃惊地站起来,用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说:“你坐下慢慢说。”
    她气喘吁吁地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告诉了民警,最后请求派出所对那两个人进行审查。民警听了,不禁笑了起来:“现在那两人一没偷,二没抢,我凭什么把他们叫来审查呢?”一句话,说得马怀蓉也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。
    “这样吧,我们帮你联系一个地方住,在你离开西安前,我们保证你的安全。不过,你自己也得格外小心才好。”值班民警说完,去隔壁叫来一位年轻的女户籍员,让她领着马怀蓉去联系住处。
    第二天,马怀蓉起得很早。为了避免再碰上那两个人,她不敢提前赶到火车站候车室,一直待在旅馆里。直至快到上车时间时,她才匆匆去派出所道别,然后径直往火车站赶去。
    进了检票口,马怀蓉轻轻地舒了一口气,心想总算抛下那两个人了。可是,就在即将踏上车厢门梯的一瞬间,她觉得不远处似乎有两个熟悉的身影,调头一看,差点叫出声来。她顾不得人多拥挤,一个劲地往车上钻,穿过一节车厢又一节车厢,直到自认为已经逃出那两人的视线为止。
    列车启动后,她闯进乘务员室。女乘务员见她一副丧魂落魄的样子,安慰她说:“别怕,别急,有什么事慢慢说。”她把自己从那里来,到那里去,身上带了多少钱,遇上那两个人的前后情况,统统对乘务员讲了。女乘务员感到问题有些严重,便让她暂时在乘务室休息,自己去找列车长和乘警商量。
    列车到达侯马车站时,已经是半夜过了。女乘务员为马怀蓉单独开了一个车门,让她从车厢的另一边安全地下了车。
    望着徐徐开动的列车,马怀蓉脸上淌下了两行感动的热泪,心里不住地念叨:好人啊好人,我这次出来处处遇见了好人。”

 

(三)

    出外多闯几次后,马怀蓉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做了。她改变过去那种走乡串户,沿街叫卖的经营方式,在火车北站农贸市场找了个角落定点销售。本来,市场上只能经销各类农副产品,纺织品是不允许在那里卖的。市管会人员念她是个柔弱的女子,卖的东西不太多,暂时也没赶她走。
    马怀蓉感到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就找到市管会办公室,主动要求纳税。
    “你的营业执照呢?”
    “我没有营业执照。”
    “没有营业执照?没有营业执照就不能在这里摆摊设点!”
    马怀蓉急得快哭起来,她把自己在乡企业前后的情况,从头至尾向市管会干部讲了,然后解释说:“由于没服从分配,乡企办很生气,我不敢去找他们办执照。”
   “我看这样吧!”市管会领导被感动了:“你把这些情况向你们区工商局谈谈,请他们帮你想想办法。按照规定,没有执照,我们是不允许在这里做生意的。”
    马怀蓉来到本地工商所,把自己的情况如实地向工商所干部谈了。接待她的同志也很感动,热情地鼓励她说:“现在中央下了一个文件,允许农民进城做生意,你大胆地干吧,乡企办方面我去帮你做工作。”
    马怀蓉的眼眶湿润了,出门时一连说了七八个“太感谢你了!”,“太麻烦你了!”事后才知道,接待她的这位干部就是工商所的张所长。
    在市场摆摊设点的问题顺利解决了,但经营业务却并不总是一帆风顺。去年九月下旬的一天,几个外省人带来一批货,其中有几包儿童绒衣,是用边角余料拼制成的,批发价每件二元五角,零售可卖三元多。由于款式新颖大方,价格又很便宜,很受群众喜爱。马怀蓉立即买下三百件。两天后,来了一批同样的货,批发价降到二元二角一件,马怀蓉又买了三百件。
    谁知从第三天起,同样的货源源不断地运到成都,来做这门生意的外省人一天比一天多,价格一次比一次便宜,最后批发价竟降到一元四角一件。本来,这些生意人在当地的收购价是每件一元八角,由于担心时间长了还会降价,若是带回去又怕失去本地人的信赖,只得廉价处理,赔本也卖。
    马怀蓉先后共买了八批这种货,用去三千多元,家中买米买菜的钱也没有了。望着家里堆得象小山似的货物,她心急如焚,吃不下饭,睡不着觉,整天不停地淌眼泪,有时竟无缘无故地冲着丈夫和孩子发脾气。
    好在后来再也没人敢进这种货,加之冬季又快到了,最后马怀蓉不仅销完了这批货,而且还赚了一百多元。跟她同时推销这种货的人,由于急急忙忙地廉价处理,大多折本三四百元。通过这件事,马怀蓉才真正体会到,掌握商品信息,对于生意人来说,是多么的重要。

(四)

    现在,在成都火车北站农贸市场,马怀蓉也算得上是一个小有名气的生意人了。她的经营方式,又由定点零售为主,变成了以批发为主。跟她在供销上建立联系的除了省内一些单位和个人外,还有江苏、浙江、广西、辽宁、山西等省的乡镇企业和买卖人。有时,一些初来乍到的外埠生意人,一下火车就到农贸市场来打听:哪位是马怀蓉?原来,这些生意人在外地向同行们打听成都的行情时,同行们都叫他们带上样品到成都去问马怀蓉。
    一位三年前在生活的道路上还无所适从的年轻女子,如今居然在一些南来北往的买卖人中有这样大的影响,这当中有什么奥秘呢?
    马怀蓉不像一般买卖人那样喜欢慢慢地熬价钱,只要认准了是自己满意的货,对方稍微松一点口,她就马上拿过来。在市场上,经常会碰到这种情况;一个外地人跟本地摊贩做成一笔交易后,外地人便会说;“如果马怀蓉现在需要这批货,我非得出比这高的价。她这个人比较干脆,只要我坚持卖这个价,她也就不再讨价还价了。”
    有时,马怀蓉跟外地某企业订下一批货,由于对方发货不及时,畅销货顿时变成了滞销货。她并不因此就提出退货或降价,而是仍按原先商定的意见办,自己去设法推销。
    一次,江苏省杨中县某乡镇服装厂发来一批货,马怀蓉销售完后竟多出一百多元。她感到很奇怪,反复核算后知道是发货单位包装中出了差错,便将多出的货款如数寄还。该厂王厂长很感动,亲自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。类似的情况,马怀蓉还遇到过好几次,她都将多出的货物或货款退还了对方。
    在一些生意人看来,马怀蓉未免有些傻。然而正是由于这种“傻”劲儿,使她在经营上赢得了时间,获得了信誉,而时间就是利润,信誉也是本钱。
    马怀蓉的生意能够做活,除了讲求信誉外,最重要的还是靠了信息。一些在本地滞销的货,同行们都不想要,她可以成包成捆地接过手,然后发往销路好的专县。一些在本地一时很畅销的货,别人都大量地抢购,她却只要了很少一点,她知道这种货将要成批到达成都。当然,她能比较准确地掌握商品信息,除了自己注意分析行情外,也跟她讲求信誉,不少的单位和买卖人愿为她提供可靠情况有一定的关系。
    生活的路,在马怀蓉脚下,现在是越走越宽了。今年初,她光荣地出席了成都市“两户”先进代表会议,受到了市委,市政府的表彰。火车北站农贸市场管理委员会经过群众推荐,让她担任了市场税收委员会副主任。同时,她还是乡个体工商业劳动者协会百货组组长哩!

    但愿她象一匹“不用扬鞭自奋蹄”的辕马,带动着广大乡民在勤劳致富的道路上飞奔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九八四年五月写于成都

 

    注:此稿收入《致富的带头人》(农村两户报告文学集),该书由中共成都市XX区委主编。该书我一时找不见了,当年四川著名老作家艾芜、马识途等均为该书题词。
    时任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、省文联主席,现任四川省作家协会主席马识途当年为该书题词(原件为马老隶书中堂) 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绿竹青瓦屋几间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朝也安然暮也安然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几树花开香满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耕种几亩责任田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种也由俺管也由俺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丰收在人不在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林盘虽小聚宝盆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猪儿在吼鸡儿在鸣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平菇香蘑连成片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农工副业都发展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日办专业晚习技术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万元大户人人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粗茶淡饭心自甘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早也香甜晚也香甜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喜油大堆满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凉的卡身上穿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长也称心短也称心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时新样式学青年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晚归妻小话灯前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古也交谈今也交谈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打开电视看新闻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人间邪恶我不干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生也清闲行也清闲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知足常乐添寿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富民政策喜心田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似神仙胜似神仙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如今欢乐在人间。
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7)| 评论(32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